保健品巨頭轉型危機:“太太”沒落馬化騰“救火”,牽扯巨額罰單

6月24日,證監會官網發布行政處罰,汪氏父女汪耀元、汪琤琤內幕交易健康元股票,遭罰款超36億元。值得關注的是,該內幕交易案起因系騰訊公司創始人馬化騰入股健康元的消息遭泄漏。案件公布后,深圳藥企健康元備受關注。

南都記者了解到,健康元前身為“太太藥業”,曾靠“太太口服液”、“靜心口服液”、“鷹牌花旗參”等女性神藥產品發家。

曾備受女性青睞的太太口服液難逃沒落的命運,而“太太”的操盤手朱保國成功著陸,成為當今中國醫藥界頗具影響力的企業家。

據福布斯最新發布的2020全球富豪榜顯示,控制著兩家上市藥企的朱保國家族,以40億美元財富(約合人民幣283億元),在中國內地醫藥富豪中排第五位。

那么,朱保國的“太太”是如何誕生的,他又如何實現成功轉型?當年的深圳保健品巨頭轉型醫藥背后有何難言之隱?巨額內幕交易案又折射出公司哪些轉型困境?

2500萬請“外援”開發新藥

昔日保健品巨頭成醫藥企業

7月4日,深圳上市公司健康元公告表示,控股子公司麗珠醫藥與一家德國藥品研發商簽署《授權合作協議》,以人民幣約2500萬元的費用上限價格,合作開發一種精神分裂癥治療藥物(阿塞那平透皮貼劑),開發完成后,麗珠醫藥將獲得若干知識產權下的獨家特許使用權、可轉授許可權等。

資料顯示,阿塞那平透皮貼劑是一種處方藥,用于治療成人精神分裂癥,此前的4月14日日本久光制藥子公司宣布在美國市場推出該藥。2019年10月,該藥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準,是獲批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用于治療成人精神分裂癥的透皮貼劑。

公司稱,本次合作將進一步拓展公司在精神神經領域的產品管線布局,亦將進一步探索開發出國際及國內領先的創新藥品。另一方面,健康元主要產品銷量不見起色,也迫使其投入研發新藥。據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主要產品7-ACA實現銷售收入10億元,同比下降約7%。

南都記者了解到,目前健康元業務范圍涵蓋保健品、化學制劑、中藥制劑、化學原料藥及中間體、診斷試劑及設備等領域。健康元從創立之初販賣“太太”、“靜心”、“鷹牌”等保健品,搖身一變成為醫藥企業。

靠“太太”發家

如今為何棄保健品如雞肋?

隨著健康元的業務重心逐漸向醫藥偏移,保健品業務逐漸被邊緣化。

2019年,公司實現營收119.8億元,同比增長6.93%,歸母凈利潤8.94億元,同比增長27.87%。其中,公司來源于保健品業務的收入僅為1.5億元,僅占總營業收入的1.4%。相比于上年同期的2.04億元,同比下降25%。如今,朱保國的保健品生意正在下坡,賴以發家的“太太”系列產品為何被棄之如雞肋?

無可否認,“太太口服液”已在朱保國的生命中留下濃抹的一筆。據稱,當年朱保國從一位老中醫手中,以9萬的價格買到一張“太太口服液”秘方。1992年,朱保國南下深圳創業,次年“太太口服液”成功上市,俘獲了一大批中國太太們的芳心,風靡二十多年。

“太太口服液”崛起的上世紀90年代初,正值中國保健品行業迅速崛起的時期,著眼于中年女性保養這個細分市場,朱老板在各大媒體上密集投放廣告,從高毛利和高增長中掘得了第一桶金。之后,朱保國還推出了“靜心口服液”、“鷹牌花旗參茶”等保健品。

得益于“太太”系列保健品營銷的成功,2001年6月8日,“太太藥業”登陸上交所,共籌得資金17 億元,成為全國上市融資最多的民營企業。朱保國的身家達到50億元,直逼當時中國首富榮毅仁家族。

然而,保健品行業的發展卻飽受詬病。1995年,中華鱉精事件爆發,揭開國內保健品市場假冒偽劣產品的黑幕。2012年,“地溝油制藥門”爆發,健康元被爆出使用地溝油制作“太太口服液”,公司此后回應稱系供應商問題。2018年,權健事件再次將保健品行業推上風口,引起監管層的高度重視。2019年,保健品行業迎來最嚴監管、行業面臨洗牌。

多年以來,保健品行業屢被曝出夸大療效、虛假宣傳、價格虛高等負面新聞,頻頻透支消費者的信心,健康元董事長朱保國當然深諳此道。而值得一提的是,早于1994年,朱保國便把公司名稱從“深圳太太保健食品有限公司”變更為“深圳太太藥業有限公司”,其對保健品行業可持續性問題早有預警。

騰籠換鳥、資本并購

保健品巨頭搖身一變成醫藥巨頭

1997年,朱保國收購了深圳市第三大制藥廠海濱制藥,實現從保健品行業到制藥業的跨越。海濱制藥以生產抗生素為主,經營范圍覆蓋化學原料藥和制劑、抗生素、心血管藥、中成藥等。在高端抗生素領域,海濱制藥是國內第一家能夠獨立生產美羅培南原料藥及制劑的公司。

上市之后,太太藥業并沒有停下收購的腳步。2002年4月,太太藥業以1.4億元收購了健康藥業(中國)有限公司100%股權,而且買下了“鷹牌”花旗參注冊商標所有權。11月底,太太藥業又出資5100萬元重組濟南東風藥業。

2002年6月,太太藥業完成對麗珠醫藥的收購。這一年,太太藥業的營業收入為7.12億元,而麗珠是16億元,朱保國可謂是“小魚吃大魚”。

2003年,太太藥業更名為健康元,下半年開始麗珠集團并入健康元財務報表。此時的太太口服液早已走到下坡路,麗珠集團成為健康元的新支柱。

健康元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實現營收112億元,其中太太口服液銷售收入只有1800萬元左右,而麗珠集團貢獻了88.61億元收入。到2019年,太太口服液的銷售數字已經看不到了。

資料顯示,在2018年度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榜上,麗珠集團名列第27位。而數據顯示,健康元和麗珠集團歷年業績重合度很高,可以說,朱保國通過販賣保健品后完成前期資本積累,騰籠換鳥買下了會生“金蛋”的麗珠集團。

巨額內幕交易案背后

健康元陷轉型危機尋求馬化騰救火

6月24日,中國證監會官網發布消息,證監會依法對一起公安機關移送的內幕交易案作出行政處罰。官網消息顯示,近日,證監會依法對汪耀元、汪琤琤內幕交易“健康元”股票案作出行政處罰,罰沒款合計36億余元。

經查,在健康元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鴻信行有限公司減持及轉讓健康元股份的內幕信息公開前,汪耀元與相關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并與汪琤琤共同控制多個賬戶并投入巨額資金交易“健康元”股票,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沒有正當理由或正當信息來源,構成內幕交易行為。

朱保國減持前健康元股權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朱保國減持后健康元股權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巨額罰款案背后,顯示出健康元向醫藥制造業轉型面臨的激烈競爭。此前,健康元在業內的銷售情況并不理想,2014年,在反復質押股權,財務狀況持續惡化的情況下,朱保國有了減持健康元股份的念頭。2015年2月,商界大佬眾安在線董事長歐亞平向朱保國伸出“橄欖枝”,同時,朱保國也找到目前炙手可熱的商界另一位大佬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并向馬化騰表示希望騰訊可以入股健康元。

之后,馬化騰同意以其香港的投資公司幫助受讓部分健康元股票。據報道,2015年3月,眾安保險融資酒會在香港舉行,在參加酒會期間,馬化騰、歐亞平、朱保國三位大佬就前期市場傳媒許久的股權轉讓合作達成共識。由股權結構可知,朱保國減持后,馬化騰投資公司間接成為健康元股東。而案件中,“路人”汪耀元恰恰是眾安保險融資酒會的座上賓,其獲知馬化騰入股消息后,進行內幕交易獲利,被證監會查處重罰。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福彩2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