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醉了”能成為免責或否定真實意思的理由嗎?看:最高法如何判決

  裁判要旨

  醉酒不能成為行為人免除民事責任或否定真實意思表示的理由,亦不能導致其應承擔的舉證責任轉移。在醉酒人不能否認其所簽署借條的真實性及違背其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其負有舉證證明借條所記載的債務不存在的義務。在當事人對債權債務通過借條明確無誤地加以確認且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債務人一方要求債權人再次證明其債權的存在,不符合民法的誠實信用原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015)民提字第6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艾巧玲,女,1964年4月18日生,住天津市南開區。

  委托代理人:李啟來,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張長有,男,1964年5月24日生,天津市辰龍實業有限公司經理,住天津市河北區。

  委托代理人:劉志剛,天津華聲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天津市辰龍實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北辰區。

  法定代表人:張長有,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永春,該公司職員。

  申請再審人艾巧玲因與被申請人張長有、天津市辰龍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辰龍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津高民一終字第03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4年11月25日以(2014)民申字第1756號民事裁定書提審本案并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5月21日公開開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艾巧玲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啟來、張長有的委托代理人劉志剛、辰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永春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艾巧玲于2013年2月6日向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起訴稱:1996年6月起,張長有陸續向其借款人民幣800萬元,經催討,張長有答應于1998年底前全部還清,辰龍公司向艾巧玲出具了承諾連帶責任擔保函。艾巧玲曾于2000年12月2日向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二被告償還欠款,但該案件在二審過程中,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張長有涉嫌詐騙犯罪,故將此案移送天津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并以此為由駁回原告的起訴。2012年12月12日,該刑事案件經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張長有并未構成合同詐騙罪。艾巧玲不能作為刑事被害人主張權利,故提起訴訟要求二被告承擔民事還款義務,請求法院依法判令張長有返還欠款800萬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至還清全部欠款為止,由辰龍公司對該筆欠款和利息承擔連帶給付責任,訴訟費用由張長有和辰龍公司負擔。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艾巧玲與張長有系朋友關系。1998年1月11日,張長有為艾巧玲出具借條,載明“我于1996年6月至1996年12月從艾巧玲那共借人民幣累計捌佰萬元正,至今未還,特補寫此借條,我爭取在98年內將全部借款還清?!?998年1月14日,辰龍公司給艾巧玲出具擔保書,表示愿以辰龍公司財產為張長有的借款提供擔保。

  一審庭審中,艾巧玲主張800萬元借款共分九筆借出:1、1996年6月27日,艾巧玲以支票形式支付張長有50萬元,用于張長有開辦天津市港辰新型塑鋼門窗制品廠。2、1996年7月18日,艾巧玲以匯票形式支付張長有購買安馳汽車的購車款78600元。3、1996年7、8月份,艾巧玲以現金形式借給張長有100萬元,由案外人王秀峰用于糧食買賣。4、1996年9月份,艾巧玲以現金形式借給張長有50萬元,用于建管廠。5、1996年下半年,夏利微型汽車廠要收回投資,艾巧玲代張長有向該廠支付1559252.75元。其中57萬元是承兌匯票方式支付的,其余是以支票方式支付。6、1996年11月,艾巧玲以現金形式向張長有支付150萬元用于張長有購買辰龍公司的股權。7、1996年12月,艾巧玲借給張長有200萬元現金用于車隊的資金周轉。8、1996年12月,艾巧玲借給張長有80萬元用于購買豐田汽車。9、1996年12月,艾巧玲借給張長有154000元。該款項為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達亨物資貿易中心(以下簡稱達亨公司)的汽車銷售款16萬元的一部分,艾巧玲委托趙姓司機將16萬元現金帶到天津,張長有提出借用,后張長有將其中的154000元入賬。

  張長有認為,艾巧玲提供的證據不能證實雙方存在800萬元的借款關系。其所謂的四筆有票據的借款及以現金形式產生的596萬元借款,艾巧玲提供的轉賬支票、承兌匯票、達亨公司銷售發票、會計賬簿等與本案無關聯性,轉賬支票、承兌匯票的出票人均為達亨公司,會計賬簿記載的出借人亦為達亨公司而非艾巧玲,兩者為不同主體。即便艾巧玲能夠證明其為達亨公司實際控制人,但獨立法人組織的對外經濟往來與實際控制人個人的債務無關聯性,不能混同。即便借款數額真實存在,也應是達亨公司與辰龍公司之間的經濟往來,艾巧玲起訴張長有和辰龍公司,不具有訴訟主體資格。

  一審法院查明,上述第一筆、第二筆、第五筆款項票據的出票人均為達亨公司。其中第二筆借款78600元,即1996年7月18日,達亨公司以匯票形式支付安徽蒙城物資貿易公司的78600元,系張長有購買安馳汽車的購車款。本案艾巧玲主張的800萬元借款,在艾巧玲提供的達亨公司賬目中記載用途為應收賬款,借款人為張長有。

  一審法院另查明,2000年12月2日,艾巧玲曾以相同事由和訴訟請求起訴張長有和辰龍公司,2001年12月18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1)一中民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書,駁回艾巧玲的訴訟請求。艾巧玲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涉及經濟犯罪問題,遂以(2002)高刑他字第35號函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2003年11月21日,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2)高民終字第121號民事裁定書,撤銷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2001)一中民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駁回艾巧玲的起訴。就張長有涉嫌合同詐騙罪一案,經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張長有犯合同詐騙罪不能成立,宣告張長有無罪。后天津市北辰區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經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作出(2011)一中刑終字第223號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一審法院再查明,達亨公司于1994年7月6日設立,法定代表人為段銘經,企業類型為集體所有制企業,注冊資金為100萬元,公司股東為唐山市路北區工商業聯合會和唐山市路北區商會,達亨公司于2010年11月4日被吊銷營業執照。辰龍公司為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1995年9月13日,法定代表人為張長有,注冊資本150萬元,股東為天津市宜興埠第三工商聯合公司與天津市長峰實業有限公司,辰龍公司已于2001年12月28日被吊銷營業執照。

  上述事實有1998年1月11日張長有為艾巧玲出具的借條,1998年1月14日辰龍公司的擔保書,艾巧玲提供的轉賬支票、承兌匯票及達亨公司銷售發票、會計賬簿,達亨公司的工商登記材料,辰龍公司的工商登記基本情況,(2001)一中民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書,(2002)高民終字第121號民事裁定書,(2011)一中刑終字第223號刑事裁定書等證據,經當庭質證與本案庭審筆錄一并附卷佐證。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艾巧玲與張長有之間是否存在真實的借貸關系。本案中,艾巧玲依據張長有于1998年1月11日出具的借條主張債權,但張長有主張借條系其在醉酒的情況下書寫的,不能代表其真實意思表示。對此,艾巧玲應提供證據證明涉訴款項已給付張長有的事實?,F艾巧玲主張800萬元共分九筆給付張長有,從每筆款項來看,第一筆借款系達亨公司向辰龍公司付款,與本案艾巧玲、張長有無關。根據工商登記資料,艾巧玲既非達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非達亨公司的股東。雖艾巧玲提供了唐山市路北區工商業聯合會、唐山市路北區商會的證明,用以證明其系達亨公司的實際出資人,達亨公司系艾巧玲的個人企業,但該證據不能對抗達亨公司的工商登記資料。即使艾巧玲系達亨公司的實際出資人,達亨公司的債權債務也不能與股東個人的財產混同,不能確認該筆款項系艾巧玲的個人債權。張長有雖為辰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該筆款項系從達亨公司進入了辰龍公司,與張長有個人無關。對艾巧玲主張的第二筆款項能夠證實達亨公司為張長有支付了78600元購車款,第五筆借款可以證實達亨公司給付天津市微型汽車工貿中心1559252.75元,但該兩筆款項均同樣與艾巧玲本人無關,艾巧玲不能主張債權。對艾巧玲主張的其他以現金方式支付的借款因其無給付款項的直接證據,無法證實張長有收到借款的事實,不予確認。綜上,對艾巧玲主張的800萬元借款,均不能證明系艾巧玲給付張長有的借款,因此,對艾巧玲要求張長有償還800萬元借款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因本案主債權不成立,擔保債權亦不能成立,對艾巧玲要求辰龍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主張,亦不予支持。

  對于張長有主張的本案屬于重復訴訟,不應立案的抗辯理由。一審法院認為,雖艾巧玲曾于2000年12月2日起訴張長有和辰龍公司,但該案在二審審理過程中,因涉嫌刑事犯罪被移送公安機關,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2)高民終字第121號民事裁定書,駁回艾巧玲的起訴。在張長有涉嫌合同詐騙罪一案的刑事案件審理終結后,現艾巧玲因民事事由請求法院對該案進行審理,并不違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則,應當予以受理。對張長有的該項抗辯,不予采納。

  綜上,一審法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以(2013)一中民二初字第0017號民事判決駁回艾巧玲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6780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公告費200元,共計73000元由艾巧玲承擔。

  艾巧玲不服一審判決,向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艾巧玲與張長有是否存在真實的借貸關系。對于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除審查借條外,還應該嚴格審查借款發生的過程及款項實際交付的情形等。本案中,艾巧玲與張長有曾經存在非一般的朋友關系。艾巧玲2000年第一次起訴和本次起訴據以主張債權的主要依據均是1998年1月張長有書寫的借條及辰龍公司的擔保書,而張長有主張該借條是其在醉酒狀況下寫的,不是其真實意思表示,一審判決認定艾巧玲應該對本案所涉及款項已經實際給付承擔舉證責任是正確的。

  在艾巧玲與張長有的多次訴訟中,艾巧玲作為主張債權存在的一方,對款項的來源、達亨公司的賬目、借款總額和單筆借款的表述存在不一致之處。對于艾巧玲主張的九筆款項中的六筆現金部分5862147.25元,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存在艾巧玲直接給付張長有該六筆款項的事實,故一審判決不予支持是正確的。對于艾巧玲主張的其他三筆款項即第一筆、第二筆、第五筆款項為轉賬借款部分共2137852.75元,無論是轉賬支票還是銀行匯票、承兌匯票的出票主體均為達亨公司。根據工商登記信息的記載,達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段銘經,企業類型為集體所有制企業,艾巧玲既不是達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不是達亨公司的股東。艾巧玲一審期間提交的用于證明達亨公司是其個人企業的證據亦不能推翻工商行政部門的登記資料。故一審法院認定此三筆款項共2137852.75元不是艾巧玲的個人債權是正確的。另外,轉賬借款部分中艾巧玲主張的第五筆借款1559252.57元,包括989252.75元的支票和570000元的承兌匯票,支票和承兌匯票顯示的時間分別為1997年6月和1997年10月,這兩張票據發生的時間與艾巧玲本案中據以主張債權的借條所述的借款時間1996年6月至1996年12月亦存在不符之處。因艾巧玲主張的主債權不能成立,其對辰龍公司主張的擔保債權亦不能成立,故一審判決辰龍公司不承擔擔保責任是正確的。綜上所述,一審判決駁回艾巧玲的訴訟請求,并無不當。

  關于艾巧玲上訴主張的一審開庭審理時合議庭成員未參加庭審問題,一審卷宗顯示:一審期間的兩次調查筆錄的調查人員均為案件承辦人員;一審開庭筆錄顯示開庭是由合議庭三位成員參加的完整的庭審程序,故艾巧玲主張一審庭審中存在的程序問題不能成立。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67800元,由艾巧玲負擔。

  艾巧玲不服二審判決,認為本案情形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六)項的規定,請求依法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理由是:一、本案借條是對一定期間借款事實的一個確認,而非一個孤立的民事行為,把借據放在一邊視而不見,讓權利人再舉證證明事實發生的證據,加重了權利人的舉證負擔,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舉證責任的本義。艾巧玲已經完成了自己的舉證責任,借據是本案權利人的主要證據,只要借據真實,張長有在否認的情況下就負有舉證責任。張長有沒有充分的反駁證據。由于在一個特定的期間的大量現金流沒有即時的實際給付證據,當事人才在后期予以補充確認,權利人只要證明了它的合理性即達到了證明標準。二、有轉賬憑證的2137852.75元是800萬元的組成部分,應予認定。張長有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此款有其他的對價關系。艾巧玲與張長有約定由第三人達亨公司向張長有交付款項,達亨公司的企業性質對付款沒有影響。匯款之外的580多萬元,雖然現金流的數字未必分毫不差,但艾巧玲實際所有并控制的達亨公司每天的現金流在數十萬甚至數百萬不等,其付款能力可以印證現金流的真實性。三、張長有在此期間的支出約800萬之巨沒有其他合理的解釋,亦可印證借據的真實性。其辯稱兩人非一般朋友關系,借條是“為斷絕關系準備的”,同樣證明了借據的真實性。

  張長有辯稱借據是在醉酒狀態下所為的三人的證人證言,經調查系偽證。辰龍公司提供擔保和房產抵押的證據,以公司財產抵債的證據,指令其會計蘇忠林(張長有的表哥)擬的還款協議稿也可以和證人證言相互印證,證明張長有意思表示的真實性。張長有答辯稱:人民法院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除借條外,還應嚴格審查借款發生的過程及實際交付情形。艾巧玲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艾巧玲本人將款項交付給了張長有,且其作為主張債權存在的一方,對款項來源、達亨公司賬目、借款總額及單筆借款的表述存在不一致之處。其主張的9筆借款中的三筆共計2137852.75元轉賬借款的主體是達亨公司,即便達亨公司是艾巧玲的個人企業,借款主體也應是達亨公司而非艾巧玲,法人和自然人不能混同。這三筆借款中有一筆1559252.57元,顯示的付款時間是1997年6月和1997年10月,與借條所述時間不符。達亨公司2014年向天津市北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辰龍公司和張長有返還不當得利2137852.75元及利息,被裁定駁回起訴,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了原裁定。艾巧玲無法解釋為什么達亨公司的資金就是其出借的借款。艾巧玲主張的其余六筆以現金形式支付的借款,其證據不能證明是艾巧玲直接給付了張長有。達亨公司的給付能力與艾巧玲無關。本案應駁回再審申請,維持原判。

  辰龍公司答辯稱:擔保書是由艾巧玲在管理辰龍公司期間私自加蓋的公章,辰龍公司不認可。主債權不成立,擔保債權亦不成立。擔保書應認定無效。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艾巧玲當庭陳述,張長有1996年1559252.57元的借款,是因張長有與他人交涉價格的原因到1997年才實際支付。

  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本案當事人未提出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1)一中刑終字第223號刑事裁定書認定,張長有與艾巧玲均陳述雙方相識,在交往中有經濟往來。艾巧玲陳述其給張長有的款項均為張長有向其借款,用于張長有做生意等經營活動,其清楚每筆款的用途。證據證明張長有確有投資經營行為,雙方對具體投資經營行為陳述一致,僅是對誰出資說法不一。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1)一中民初字第2號案庭審期間,張長有承認借過艾巧玲50萬元和147萬元,但稱已還清。張長有還承認1996年購買汽車時借過艾巧玲78600元。

  辰龍公司《擔保書》的內容是:我單位自愿作為擔保人,對張長有向艾巧玲還款800萬元一事提供擔保,擔保范圍為800萬元,到期張長有不能還款,我單位承擔連帶責任。本保證書的保證期限至張長有全部還清800萬借款之日止。

  本院認為:本案為民間借貸糾紛,艾巧玲為債權人,張長有為債務人,辰龍公司為擔保人。艾巧玲起訴要求張長有返還借款,有借條、辰龍公司的擔保書、匯票、支票、當事人陳述為證。生效的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1)一中刑終字第223號刑事裁定書亦認定,艾巧玲與張長有在交往中有經濟往來。從文字內容看,本案借條上的文字記載是對一段時間內借款的累計確認。借據本身的意義就在于確認債權債務關系,避免將來可能發生的爭議,也有防止反悔、避免長時間后舉證困難的意義。艾巧玲與張長有在交往中有經濟往來,張長有對借條的真實性和內容沒有異議,只是辯解稱是其在醉酒狀態下所寫。這個理由沒有法律上的意義。酒不能成為行為人免除民事責任或否定真實意思表示的理由,亦不能導致舉證責任之再轉移于艾巧玲。在當事人對債權債務通過借條明白無誤地加以確認且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債務人一方要求債權人再次證明其債權的存在,不符合民法的誠實信用原則。原兩審法院認定借條載明的債權不成立是錯誤的。

  從證據角度看,本案借條的表面并無任何瑕疵,內容全部由張長有手寫而成,字跡清晰,布局工整,對借款數額還特地使用了漢文大寫(捌佰),表明書寫人張長有當時不可能失去正常意識。在張長有不能否認借條的真實性及違背其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張長有負有義務舉證證明借條所記載的債務不存在。本案證據表明,張長有未完成其舉證義務,也不能證明其書寫借條時有被欺詐、脅迫、乘人之危等情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六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的主張,只有本人陳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關證據的,其主張不予支持。一、二審判決只因張長有的否認和辯解就否定艾巧玲所提供的證據的效力,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在張長有沒有證據否定借款事實的情況下,艾巧玲沒有進一步的證明義務。

  辰龍公司出具的擔保書沒有瑕疵,加蓋的公章真實有效。該擔保書不僅對張長有的債務提供了擔保,也是對張長有欠款事實的再次確認。張長有本人是辰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該擔保書佐證了張長有和艾巧玲之間債權債務關系的真實存在。辰龍公司以艾巧玲私自加蓋公章為由否定擔保書的真實性,沒有證據能夠證實。其關于本案主債權不成立,擔保債權亦不成立,擔保書無效的主張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信。該公司對張長有的債務應當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即使艾巧玲的部分資金來源于達亨公司,也不能否認本案借款事實的發生。借款人資金的來源及途徑不能否定債權債務關系的存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的規定,艾巧玲或該公司的行為只有在損害債權人利益或其他股東權益的情況下才具有否定法人人格的意義。原審法院以達亨公司的債權債務不能與股東個人的財產混同為由否定艾巧玲對張長有的債權,沒有法律依據。

  綜上所述,本案證據足以證明艾巧玲與張長有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成立。原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應予撤銷。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二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9條、第16條的規定,張長有應當按照約定向艾巧玲返還借款并按銀行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辰龍公司對張長有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津高民一終字第032號民事判決和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二初字第0017號民事判決;

  二、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張長有向艾巧玲返還借款人民幣800萬元,并自1999年1月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類貸款利率計息至實際支付之日止。逾期支付時,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三、天津市辰龍實業有限公司對張長有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一審案件受理費6780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公告費2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67800元,均由張長有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陸效龍

  審   判   員   楊興業

  審   判   員   奚向陽

  二〇一五年十月九日

  書   記   員   許英林

來源:法務之家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福彩2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