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董事長私刻全套“蘿卜章” *ST鵬起內憂外患何時了?

  2020年,圍繞真假公章展開的一系列“魔幻大戲”還在繼續,也給處于多事之秋的*ST鵬起再添一樁麻煩事。

  7月8日晚間,*ST鵬起公告,前董事長劉玉在未履行公司內部審批程序的情況下,于5月25日刻制包括公司公章、財務章、合同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等多枚印章,同時公司的營業執照也于5月29日被非法聲明遺失作廢。隨后,*ST鵬起發函要求劉玉在7月7日15點之前將其刻制的全套“蘿卜章”送至公司,但遭后者拒絕。

  對此,公司特別聲明:原有全套印章和營業執照正副本均在公司妥善保管,從未遺失。被劉玉擅自刻制的全套印章無效,由擅自刻制的印章所簽署的一切文件、資料、合同、協議等,均與公司無關,公司不承擔因此造成的任何損失和責任。

  耐人尋味的是,*ST鵬起同日發布的另一則公告顯示,合計持有公司3.03%股份的19名股東提議在臨時股東大會上增加臨時提案,免去莫秋梅、侯林董事職務,并提名劉玉等3人為非獨立董事候選人。但公司以上述提案內容不符合相關規定為由,不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

  履歷顯示,劉玉生于1973年,曾任國務院第二招待所綜合部部門主管,后供職于萬方投資控股有限公司。2019年11月起,劉玉在*ST鵬起擔任董事會秘書,并于今年1月8日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長、董事。

  然而,上任不到半年,出身“萬方系”的劉玉便遞交了辭呈?;厮莨婵梢?,雙方并非“和平散伙”。據*ST鵬起當時公告,6月9日,劉玉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的職務,辭職后僅擔任董秘一職。公司于當天立即召開董事會,將董事侯林推舉為新董事長,并填補董事會戰略委員會、提名委員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等相應職位空缺。

  頗具戲劇性的是,兩天后,劉玉便對上述“辭職”事項以及后續董事會的有效性提出了異議,稱“本人并未向董事會親自送達辭職書,該辭職書是在其他特定情況下書寫,沒有落款日期,現有條件不滿足特定情況,因此并不代表本人目前的意愿”。

  *ST鵬起則以辭職報告有劉玉本人簽名和指印,并通過公司實控人張朋起轉交為據,認為該辭職報告真實有效,且董事會召開的程序及決議符合《公司章程》等相關規定。

  如果說“蘿卜章之爭”是人事巨震下的“衍生劇”,那么這場董事長辭任“羅生門”則是*ST鵬起債務纏身、內控混亂的一個縮影。

  去年12月,公司實控人張朋起及其一致行動人宋雪云與萬方集團簽署《債權債務重組協議》,后者承諾將在2020年4月30日前以轉賬方式代張朋起向*ST鵬起償還占用資金及利息約7.9億元。

  然而,看似財大氣粗的“接盤者”萬方投資實則自身難保,說好的“強力輸血”終成一紙空文。*ST鵬起6月12日晚公告,由于萬方集團未及時代償相關資金占用,已構成實質性違約,張朋起、宋雪云單方面與萬方集團解除前述《債權債務重組協議》。萬方集團則在回函中稱,不認同上述行為。

  *ST鵬起早已無“鵬”再起。根據上證報此前的實地探訪,公司核心子公司洛陽鵬起已數月未發工資,廠區也一片蕭條景象。

  今年6月4日,*ST鵬起A股股票收盤價為0.98元,公司B股股票收盤價為0.056美元,意味著公司A股和B股股價首次同時低于股票面值。

  另外,*ST鵬起的2019年年報也被審計機構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內部控制運行失效。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凈利潤為-9.2億元,截至去年底的資產負債率為96.48%;期末已逾期未償付的銀行借款3.7億元,累計違規對外擔保15.75億元;因債務逾期及對外擔保訴訟事項導致*ST鵬起包括基本戶在內的多個銀行賬戶被凍結,所持子公司股權被凍結,對生產經營產生重大影響。

  這已是*ST鵬起連續兩個年度財報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按照有關規定,公司股票自今年6月23日起停牌,上交所將在公司股票停牌起始日后的15個交易日內作出是否暫停公司股票上市的決定。

  *ST鵬起及其5萬投資者,正靜待命運降臨。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福彩20选5走势图